啊———嗝~~

半退

偶尔回来嗑粮+交党费(辣鸡一只qwq

【武暗】离.贰(暗香,没皮没脸,了解一下)


    谢经离坐在床沿,犹豫一番,还是乖巧的解开外衣,慢吞吞撩起内衫……他忍不住抖了抖,颇有自知之明的感觉可能要挨打。

    ……果然,道长目光微垂,盯着他的腰侧——一道浅却长的刀伤,皮肉裂开,看着略微吓人——两三秒后抬起眼皮,转而盯着他的脸。

    “小伤啦……就这一处……”谢经离话音未落,他那勉强挂在肩上的外袍似乎是嫌道长的表情还不够阴沉,飘飘然从他肩上滑落。

    露出三四处钝物重击产生的淤青。

    谢经离:“……”天要亡我。

    白衣道长一声不吭,半晌站起转身,像是要离去。谢经离一阵心慌,抬手抓住道长衣角,“我……”

    “上药了么?”

    “……没,啊不!上了……”

    道长只是默默盯着他。谢经离“咳……没上。”

    拿了金疮药回来,道长还算仁慈,小心翼翼的给他上药。期间他眼皮也不抬,“刚刚想说什么。”

    “没什么……”

    道长将药收好,自下而上的看着谢经离,“什么都不跟我解释?”

    谢经离眨眨眼,语气尽量轻松,“是个小悬赏,单人接也没关系的。我这……只是不小心。”

    道长面无表情,冷不丁抬手打出一小道真气,击在谢经离肩膀上一处乌黑淤青上。力道本不大,只是淤青了的皮实在不争气,导致谢经离猝不及防闷哼一小声。

    谢经离抬手捂着肩膀,开始装可怜。

    “……没有下次。”道长看着他那一身伤,面上不动声色,心却还是软了。被谢经离一眼看穿,如蒙大赦,却忍不住继续犯贱,“道长,我……没带够银子,住了两天店,花光了。”

    道长起身,到桌边灭了灯,屋内顿时暗了下去。谢经离习惯性的摸摸鼻子,心里越欢欣,脸上越正经,“那我……睡里面?”

    “不用,”道长一撑床沿,轻巧的翻到内侧,“躺下睡觉。”

    谢经离知道他是怕自己牵扯伤口,乖乖躺下睡觉。不一会便感到道长轻轻把手搭在他腰侧,一股暖暖的真气缓缓传来。

    他好像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不知是不是受了道长真气的影响,心绪也慢慢平静。

    一片寂静的黑暗里,他突然轻轻开口,“这次……本来和我一起出任务的师姐受伤了,但她还执意要跟来。我怕我护不住她,怕真的出了事,我……没办法回去面对大家。所以我提前偷偷来的,没来得及告诉你。你……你别生气了?”

    片刻,他身后传来极轻的一声“嗯”。

    谢经离最后那点惴惴不安也随之消弭,安心的向后靠了靠,又嘟囔了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道长只是安静听着,时不时轻轻应答一句。

    他的声音慢慢含糊不清,不过半刻便沉沉睡去。道长在他身后也合上眼,指尖真气却从未停止流转——一夜如此。

    另一边,暗香线人却苦了脸,都大半夜了,那爱搞事情的师弟却没有回来。他的房间空荡荡,客栈今日人少,小二大多早早歇着去了,剩下两三个年纪小,心却大的很,并未在意那几个零散的客人。

    ……师弟还带着伤,可别出什么事。暗香的这位师兄几乎以“儿行千里母担忧”的心态,蹲在客栈房顶守了一晚。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担心一晚的师弟就在客栈二楼某个房间里,享受着道长疗伤服务睡得昏天黑地。

——————————————

悄咪咪交党费 (◍'౪`◍)ノ
emmmmm……我不会开车,等我学一学,就可以让道长欺负小暗香了!x
上一篇地址:地址………手机发不出有效超链接qwqqq
那就……就点进主页看吧qwqqq

【武暗】 离.壹 (道长在线教训不听话小xi暗fu香er


    月色高悬,四下一片黑暗,唯有一不大不小的匪寨亮着点点火光。
  
    寨外,一年轻人立于树枝之上,身后背着把利刃,兀自望向那寨子。片刻之后,他飞身掠下,轻功极好,翻飞之间竟未惊动守门水匪。
  
    今晚寨中人极少。就在下午,一大批水匪出了寨,虽不知道是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但却为这年轻人的行动提供了便利。
   
    他是要来取这小寨匪首的项上人头的。平日寨里少说一两百号水匪,那匪首又大姑娘似的深居简出,着实有些棘手。
   
    他凭着顶尖轻功,在一片半破烂房子中找了个不那么破烂的——便是情报中匪首住所。脚尖甫一轻巧落到房檐,便听得脚下房中传来欢宴玩乐的声音。

    年轻人一边在心底啧啧数声,一边缓缓将背后利刃解下来拿在手中,眼神霎时蒙上一层杀意。

  ——————————————

    次日凌晨,谢经离在河边简单洗了洗脸上手上的血迹,然后动身前往几十里外的江南小镇。他打算就近避一避,镇子的客栈有暗香线人,也方便随时打听那群水匪动向。

    也许是多有江湖中人在此处歇脚,其中少不了有人挂一身彩。老板对他沾满血迹的衣衫熟视无睹,半句话都没有多说,倒是方便不少。

    谢轻离在镇中安然住了两天,暗香的线人也没什么新的情报,仿佛死的人不是寨中匪首一般。

    第三天,他那猴子都要自愧不如的跳脱本性终于抑制不住了,长巾一围脸,大摇大摆抢了线人的职位。美其名曰打探消息,实则出去玩了一天,临近黄昏才回来,只打听到——镇子南边的烤鱼不错,施举人又被他夫人踢出了房——诸如此类屁用没有的小消息。

    这日快到客栈时,他却忽的看见位白衣道长,背着一漆黑剑匣。道长背对着他,似乎也是向客栈走去的。

    谢经离忽然心跳加速,他快走几步,声音不大不小的喊道,“小道长,我想找一个人,可是人生地不熟……”。前面的道长闻言,停住脚步微微转头,只吝啬的留给他个侧脸看。

    那人侧脸俊秀,薄唇紧抿,睫毛微长,却丝毫不显女气。他只停了短短一瞬间,继续转头走向客栈,并未理会谢经离。

    谢经离讪讪的一摸鼻子,杵在原地思虑片刻,还是黏黏糊糊跟上了道长——不敢靠的太近,又不敢离得太远。

    道长自然知道他跟在后面,却依旧不咸不淡的走自己的路,仿佛不认识身后那道甩不掉的影子。他径自上了二楼,推开拐角处的房门就走了进去。

    谢经离再次摸摸鼻子,自觉这事不能善了,他扒着门框,小心翼翼探了个头。不看还好,这一看便对上了那人一双看似无波无澜的眼。

    ……掐指一算,二人也有半个多月没见面了。

    “过来。”

     谢经离在心底一盘算,左右自己全须全尾,只受了点小伤。说清楚的话,道长不会太生气的吧?

    于是他抬脚走向那人,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见道长冷眼看着他,“伤哪了?”

    ……忘了,这家伙长着狗鼻子……可是这伤过去了两天,血腥味怎么也该淡了。谢经离便胆大的开始装傻,“嗯??你还不信我?我怎么可能被那群毛贼伤到呢……”

    “脱衣服。”完全没耐心同他废话,白衣道长转眼站到他面前,抬手一道符锁了房门。

    ……

    谢经离:???!!!

——————————————

( *・ω・)✄╰ひ╯

x交党费x
懒得起名字干脆用自己儿砸的名字了~
他俩在!俯仰千秋!(不过不用找因为我删游戏了qwqqq
武暗好吃猛嗑!!!

这样,旁友们qwqqq

我要退一段时间圈了qwq

关注我的旁友们(话说为什么我这么辣鸡还有小天使关注啊喂!)

随性取关吧qwqqq

昂,大概就是,这个号也产不了粮,以后的一段日子里是个死号qwq

【捂脸】
真的很感谢大家关注我这条咸鱼!!
谢谢你们!!
以后有缘再见啦~

那个……武暗了解下?

入股嘛入股嘛!【疯狂安利】

哈哈哈哈和武当师兄一起拍(照)片就是很刺激!!很刺激!!

武当弟子,睁眼第一件事……
蔡师兄?!蔡师兄我来了!!
蔡师兄我赚钱了!蔡师兄我来看(嫖)你了!

啊……又被蔡师兄骂了好开心੭ ᐕ)੭*⁾⁾
……这个男人骂人时真可爱啊……
想☀……(*Ü*)ノ

絮絮叨叨

大概因为人人都怕疼吧
所以迈出第一步是艰难的
但是只要有了第一次
自残就停不下来😂
所以这个tag里的大兄弟们
尽量别点自残技能[允悲]

要加油啊。

佩佩生日快乐!!!ଘ(੭ˊ꒳​ˋ)੭✧

今年是佩利年!本命年(?)要开开心心~and继续蠢萌下去吧!【危险流口水

【emmmmm……本来是要肝文的qwqqq

but昨天刚会考完……so……没有准备……没有……准备……(´ . .̫ . `)

今天……我肝不完了哇——哭唧唧!!

但是死也不能错过佩佩生日!佩利大狗狗生日快乐啊啊啊![塞佩佩一大口肉]

【贰零壹捌】

新年快乐!
2018那么快就过去了呀
这一年仿佛什么都没开始就结束了(*꒦ິ⌓꒦ີ)
but 2018要继续努力!
定新年计划了嘛(* ̄3 ̄)╭♡
写完2017的作业了嘛【bushi】
交完2017的稿子了嘛(ˊ˘ˋ*)♡
堆完2017的约文了嘛ƪ(•̃͡ε•̃͡)∫ʃ

没有!但是依旧自豪!

(我说了一堆啥)

新的一年!!
祝大吉大利,天天吃鸡!!

【帕佩】single dog 的圣诞节

✔ooc属于我


佩利喜欢帕洛斯。

但是他从没有明说过。

这怕是他从小到大做的最不干脆的事。

喜欢?喜欢就说出来啊!

可是……万一他不喜欢老子怎么办……

佩利犹豫不决,被卡米尔看到了。

卡米尔几乎立刻就猜到他在犹豫什么,佩利对帕洛斯的感情十分明显,大家都看的一清二楚,只有帕洛斯装着一概不知的傻。

也只有佩利看不出帕洛斯在装傻。

“佩利,想什么呢?”

“emmmm……卡米尔,怎么跟别人表白才不会被拒绝啊?”

“要是对方喜欢你,怎么表白都不会被拒绝;要是不喜欢你,怎么表白都会被拒绝。”卡米尔难得对佩利讲道理。

佩利从他绕口令一样的话中没得到任何信息,他歪歪脑袋,继续盯着卡米尔。

“……”卡米尔叹了口气,简单粗暴的解释,“总之想表白就去吧。”


于是佩利准备了圣诞节的礼物。

圣诞节那天,门外下着细细的小雪,在敲开帕洛斯的房门之前,佩利有点小紧张。

帕洛斯打开门,外面是到了冬天才勉强套了件衬衫的金发大狗。

帕洛斯,“嗨,佩利,圣诞节快乐。”

“帕洛斯圣诞节快乐我超级喜欢你圣诞礼物和表白礼物都送给你做我男朋友吧——!!”金发的佩利短暂停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点忐忑的再次开口,“你喜欢我吗?”

佩利的心跳的很快,仿佛已经跟敌人大打了一架。

帕洛斯却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一点震惊,他沉吟片刻,转身让开一点,“啊……佩利,先进来。”

“不!”佩利伸手按住帕洛斯搭在门框上的手。

“……”帕洛斯安抚的拍拍他,“乖,先进来。”

“汪!”

佩利汪完,临街的商店便传来“single dog ,single dog……single all the day……”

佩利听了更加委屈巴巴。

帕洛斯看着佩利,无奈的叹了口气,“行吧,傻狗。既然你愿意在大门口——”

他倾身吻上佩利。

佩利眨巴着眼睛,盯着帕洛斯近在咫尺的脸,心脏停跳一秒后再次疯狂跳动。

帕洛斯退了回去,发出一声轻笑,“嘿,傻狗,还不愿意进屋么?”


商店里的卡米尔如释重负的关了音响。

“终于解决了……”

他一身轻快,开始挑圣诞晚餐的食材——大概两人份就够了吧。

——end——

①帕洛斯:嗨,佩利,圣诞节快乐。

佩利【突然抱起帕洛斯狂奔】:圣诞节快乐帕洛斯我喜欢你我给你准备了礼物你喜欢我吗不如我们先去结婚领个证再讨论别的!!

帕洛斯:……蛤?蠢狗秃噜了一堆啥?

【写的时候满脑子:结婚结婚结婚结婚!!别说话了请先结个婚!】

②卡米尔:真是为佩利操碎了心。

提前的圣诞快乐!*٩(๑´∀`๑)ง*

突然理解帕帕的元力技能为什么是暗影

因为他只能相信他自己啊

他狡诈多疑,没有安全感,没有归宿

他从没有露出发自心底的笑容

“骗徒啊,你这次……又想骗谁呢?”